付:15$/季,50$/年開通VIP會員
享:全站無廣告,送合作漫畫、短劇、福利文、VIP會員
點擊開通VIP,瞭解詳情>>
當前位置: 碎片故事館 啼鶯 第3章

《啼鶯》第3章

「我有好消息同你說。」

夫君咬著我耳朵,聲音啞啞,「什麼消息,還要等到明日?」

我抱住他胳膊,「佛曰,不可說。」

「明日,就一會會兒。」

細細密密的吻落下。

借著月光我看到黑夜里,他一雙眼睛,亮如星辰。

這一夜,我未曾好眠。

夫君稍有動靜,我便睜眼醒來,一看天還是黑黢黢的。

這般折騰了四五回。

夫君終于起身,他側身躺著,一手撐著下頜,一手輕輕拍在我肩。

「鶯鶯,鶯鶯。」

天光已然大亮。

我偏過頭,睜開眼看他,但眼前人瞧著不過弱冠,絕非長慶侯。

丹鳳長眼、白面紅唇,溫煦含笑。

這模樣——分明是我那嫡長子!

10

我往后躲。

幾要跌落榻下,被沈行舟長臂一拉,落入他懷中。

可我實在太驚訝了。

絲毫沒有掩飾臉上駭然之色,被他抬住下頜,「鶯鶯,不是有好消息同我說嗎?」

聲音沙啞,絕非金石撞擊之色。

一口氣哽在喉間,上不去也下不來,那些想好的話一句也說不出來。

我要如何同他說,夫君,我能看見了,你高興嗎?

他不是我的夫君。

雖有夫妻之實,卻為母子之名。

他是我的嫡長子,沈行舟。

「鶯鶯,我曉得了。」沈行舟湊上前,于我眼皮上落下一吻,「你能看見了。」

巴掌扇在他臉上。

發出清脆聲響,沈行舟沒有躲開,反而湊得更近了,鼻息噴在我臉上。

「真是個好消息。」

我眼前一陣陣發暈,他已不在我面前偽裝,聲音也恢復如常。

「我是你的母親!」我推他、踹他,咬他,「你怎能做這等事?!」

「母親?」他拾起我的手,放在他心口,「我的母親姓柳,長眠地下。」

「況且你我之間,我不認,便不算。

」沈行舟強詞奪理。

「天底下有哪個母親,會同嫡長子被翻紅浪?無人時,你一向叫我夫君。」

我咬著牙關在顫。

門外已有侍女走動聲響,今日沈行舟未曾提前離開,若她們開門。

定會看見。

「滾!」

「往后,都別讓我看見你!」

沈行舟笑了,鳳眼微瞇,他啄我唇瓣又重重地咬著,而門外侍女正在敲門。

「那可不行,鶯鶯。」他含笑道。

11

滿地俱是衣物。

沈行舟不緊不慢地穿衣,而侍女將將要推開門,我急得想咬他。

「若是被人發現了,你便來當世子夫人。」他甚至有心情同我調笑。

「待他百年以后,我當長慶侯,鶯鶯仍舊是侯夫人。」

「胡言亂語!」

我憤憤別過臉,不去看他,耳朵聽著侍女動靜,心提到了嗓子眼。

「夫人。」

侍女推門而入,沈行舟閃入屏風后。

我慌亂下,仍舊裝作不能視物,任由她服侍,卻見她目光在我頸后停了一會兒。

「夫人今日可得好好打扮。」

小侍女恢復如常,一雙手靈巧地為我挽著發髻,「侯爺今日,會來我們院中呢!」

我心顫顫。

這是我頭一回見名義上的夫君長慶侯,如同畫像上那般長須美髯。

但一身酒味兒。

扶他進來的小廝說,侯爺已在花樓住了兩月,花樓打發龜公來要錢。

老夫人怒從心起,令他們將侯爺抬回家。

小廝將人扶在榻上便離開。

獨留我同這醉鬼居于一室。

他睜開醉醺醺的眼,打了個響亮的酒嗝,跌跌撞撞從榻上翻下。

「花樓又來了個小美人兒,怎麼不早些獻來給侯爺嘗嘗?」長慶侯撲上前。

他將我按在門板上。

我掙扎躲避,「侯爺,這兒不是花樓,是長慶侯府。

我不是花娘,是侯夫人。」

「侯夫人。」長慶侯頓了頓,長長地哦了一聲,「那個瞎婆娘。」

「倒是長得貌美。」

他口中污言穢語不斷,我恨不能拿起瓷瓶砸死他,一只手先我一步打暈了他。

沈行舟一拉一拽,我落入滿是墨香的懷中。

隔著一道屏風。

長慶侯暈倒在那頭,而我同沈行舟在這頭親吻,嘖嘖水聲不斷。

他低聲喚我,拉著我的手環住他精瘦的腰,聲聲入耳。

可這,違背禮法。

我推開他。

卻被他捏住手腕,他溫聲笑著。

「鶯鶯,你當真想做我母親?」

12

「我只能做你母親。」

我推開沈行舟,「你肆無忌憚,無非是你心里清楚,這樁奸情會不會被人知道,于你都不會有什麼影響!」

「整個長慶侯府為你背書,你仍舊是端方君子,是京都貴女們想嫁的小郎君。」

「而我,聲名掃地,甚至會連累謝家。」

沈行舟微微蹙眉。

「有些痛,于你是皮毛之痛,于我卻是切膚之痛!你如何空口白牙勸我背棄禮教?」

他往前走了一步。

「鶯鶯,不對。」他低下頭,溫熱唇瓣貼在我眼角。

「這府中,只有我們是一樣的。」

「我在,必不讓人欺你。」

我不信他。

可他那雙陰鷙的眼睛凝視著我,冰冷的吻輾轉在唇上,手指靈活撩撥。

節節潰敗。

13

長慶侯醒來發了好大一場脾氣。

堂堂侯爺,居然在冰涼地上宿了一夜,而我這個侯夫人安心躺在榻上。

他厭棄我。

老夫人得知后,氣了個仰倒,喚我到壽安堂,要用女德女戒規訓我。

可我到壽安堂時,除了老夫人,二房女眷也在,一副尖酸刻薄的嘴臉。

「跪下。」

一進來,老夫人便摔了茶盞,「謝氏,你可知錯?」

我仍舊裝瞎,任由侍女扶著,卻沒有跪在碎瓷上,「媳婦不知錯在何處。」

「不知?好個不知,謝家竟是送了個蕩婦來我侯府!老二家的,你說!」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

溫馨提示

加入尊享VIP小説,享受全站無廣告閲讀,海量獨家小説免費看
進入VIP站點
端午節福利通知
取消月卡,升级为VIP季卡15美金,年卡50美金,原付费粉丝,月卡升级为季卡,年卡升级为永久卡。 另外,给大家找了一些福利权益,神秘入口正在搭建,敬请期待!
我知道了